崔显实:诗歌三首

发布时间:2016-10-13 09:57: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诗歌三首
崔显实

火车跑过夜的村庄

诸神归位,灯火渐次熄灭
秋虫的嘶鸣被黑夜弹出很远
风的手,抚摸山峰,山峰无语
抚摸溪流,溪流低吟
和树耳语,枝叶颤动
稻草人木然,它的世界混沌
狗的精灵,贴地的耳朵
探测鼾声四起的夜
梦话在乡村都是朴素的

准点的火车,跑出山洞
一声呼啸,又钻进山洞
村庄一阵颤栗
红苕地里,露珠爬上心形的叶片
车灯的余光里
晶莹透亮

 

溪边

高高的大山耸立的脚下
总有让人想象让人激动的小溪奔走
那些洗刷沧桑的流水
带走了多少爱恨情仇
带走了多少春夏秋冬

桃花在岸边缤纷
纷纷的桃花雨
是多少男人的渴望
望夫石坚守的爱情
一如风里雨里的吊脚楼
只要瓦片井然檩条有序
只要屋中烟气袅绕
只要院中鸡欢狗叫
人在屋在家在爱情在

你时常蹲下看流水
流水也在仰头看你
你伸出了手
浪花就是流水的激动

 

风悄悄走过白岩观

秋虫切切的私语拂去
父母兄长的疲惫
天空在倒下的庄稼中
高远,云的白浪
像丰收的刀影
遥遥聆听
树叶婆娑的叹息
脚下红一道绿一道的伤痕
暴雨的洪水的鞭子
狠狠地抽打
疯狂地踢踏
泥石滚滚
房屋碎屑般地倒塌
家园在盛夏
消失
秋涅槃而至
田野中坚强站起来的
水稻玉米黄豆
倔强地爬起来的树
挽起蓝蓝的帐篷
成为灾后的洞房
迎接金黄的秋
父老乡亲抚摸结痂的白岩观
风悄悄地走过
炊烟中的狗尾草在欢舞

(值班总编:杨承佳 责任编辑:程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