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述耀:写在诗集《雨水洗亮的村庄》出版之际

发布时间:2016-11-15 14:51: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写在诗集《雨水洗亮的村庄》出版之际

朱述耀

  《雨水洗亮的村庄》是继2006年《梦中的现实》(湖北人民出版社)之后出版的第二部诗集。一晃时间又过去了八年,八年时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极其短暂的一瞬,但对于我们的人生而言,却是一个极大的跨度和转折。对于我来讲,这八年,我从一个学生变成了社会人,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从一个单独的男人变成了丈夫和父亲。

  时间一天天过去,阅历一天天增加,人一天天成熟。当我希望诗意地过好自己人生的时候,蓦然发现,人往往年纪越大,一些社会现象在眼中就变得越丑陋和滑稽,一双本充满“诗意的眼睛”变成了瞎子,我由此由原来的“诗意”变成了“失意”,变得了蟠蟠老成、没精打采。对诗歌怀有的纯真愿望受到了玷污,就像一个纯洁的少女,在一个充满诱惑的城市深夜,我们听到了她莫名的尖叫声,让人担心受怕。

  毋庸置疑,诗意的缺失,会让人的诗性全无,当然也很有可能,多年后我们对社会的感悟和曾经的人生经历,会变成一首首更深刻、更富含哲理的诗,但这是后话,因为诗歌已经退出了本属于它的时代舞台,或许在那时,我们已不再写诗。

  这是一个纸醉金迷、物欲横流和“有了快感你就喊”的浮躁时代,读诗写诗往往会被视作“另类”。所以,每当夜晚读诗,我尽量低声,怕不小心影响了别人的心情,给自己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也不轻易将自己诗集到处送人,免得占了人家放贵重物品的空间,在背后遭人唾骂与嫌弃。

  也许会有人质问,既然如此,那为何还“死猪不怕开水烫”,执迷不悟,又继续出版第二本诗集呢?原因有四。一则诗集中有我讴歌的父老乡亲,能让他们读后领略我所要表达的思想和心境;二则诗集记载了我的生命轨迹和成长历程,若干年后,能为后人留下一笔遗产,但特要说明的是,我的目的不是为了给后人留下遗产而专门舞文弄墨;三则可以将诗集送给关心自己发展、喜欢诗歌或者有共同爱好的人看,让自己交上更多的朋友或诗友,尽管当今不属于诗歌的时代,但钟情于缪斯的人毕竟还有;四则在这个狂躁的时代,在自己人生失意的时候,我的日子怎么往下过?显然,可以通过读诗写诗净化自己的灵魂,找到属于自己内心宁静的一隅,可谓读诗使人灵秀。

  简单地说说诗集的内容。《雨水洗亮的村庄》收录了近年来发表于各级报刊杂志的70首诗歌,共分五辑,第一辑写农村的人,第二辑写农村的景,第三辑写农村的四季,第四辑写民俗地域风情,第五辑写底层人的现实生活。诗集的主要内容以写农村的人和景为主,我出生于农村,农村的一花一草、一砖一瓦、一人一物,都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和记忆,无论何时何地,生我养我的农村,都是我生命的根,都是背在我身上的房子,都是我最终的归宿地。诗作《沙地,我的故乡》中有所表达:“沙地,我是你生命里掉下的阵痛/二十六年前,我出生在这里/ 多年以后,我还将死在这里/你是我一生的疼痛/我要用无尽的沧桑挽留你。”用诗歌书写乡土,不仅是现在,也将是我一生的写作方向,永不会改变。

  在诗集正式出版之际,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感谢他们赐予了我生命,含辛茹苦地将我养大,供我读书,助我成家,为我操碎了心,我要用实际行动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并铭记教诲,培养我的儿子朱荆骏成人成才,他不一定要写诗,但一定要懂得诗意地生活;感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州作家协会主席、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获得者杨秀武先生于百忙之中为我的诗集作序,并给予我在诗歌创作上不断的鼓励,让我“荒唐地走下去”;感谢《恩施日报》岳琴老师、彭晓全老师对我诗歌的高度关注和极力推荐;感谢身边的亲朋好友平时在生活和工作中对我的关心与帮助,让我不断地成长进步。

  最后,在这篇短文结尾,我有个很荒唐的想法:如果谁能侥幸地记住诗集中的某一个句子,谁就是我心中的上帝!

2014年12月4日夜

(值班总编:滕义 责任编辑:程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