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章武:人间真情的文学守护--颜英散文集《山路弯弯》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7-03-23 16:39: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人间真情的文学守护

——颜英散文集《山路弯弯》读后感

蔡章武

  古往今来,无论是政坛要员的国事运作,还是江湖侠客的雪剑交手;无论是诗家骚人的翰墨叙写,还是乡男村姑的床笫缠绵,都离不开一个“情”字。情贯古今,情牵朝野。惯于抒情表意的作家正是为情所动,为情而写,为情喜怒哀乐。致使在浩如烟海的文学卷帙中,情含其中,情溢其表。多少人为之荡气回肠,撕心裂肺,多少人被感动得死去活来。

  我州女作家颜英正是用她特有的文学笔触抒写了人间真情,传递了人间大爱,守护着那涓涓滴滴而又沁人肺腑的情爱。我读了她新近出版的散文集《山路弯弯》之后,为情动容,为情倾心,不得不写点文字以表达对作者的敬意。

  那么,作者又是如何用文学的表达方式来抒发人世的真情实感的呢?又是如何用文学的画笔给人间真情涂上赏心悦目的绚丽色彩的呢?去守护那份情、那份爱、那份执着和温馨的呢?

  第一,她用简朴之物演绎真情

  托物言志在文章作法中是一个古老的话题,古人常有“言在此而意在彼”的说法。颜英的《山路弯弯》多篇文章用到此法,所不同的是,她只不过把物作为一种道具来演绎真情,正如刘熙载评论苏轼的《水龙吟》云:“似花还似非花”。

  作者借“勿忘我”这种蓝紫色的小花语意双关地表达了男女之间的情爱;少女头上变化的发型又激发了她对人生的思考和对生活的热爱;一根早已退去人们生活的吹火筒唤起了儿时温情的美好回忆;城市里飘曳着浓香的桂花又撩起了她的几缕乡愁。

  而这种由物入情的过渡手法在作者的笔下显得自然圆合,天衣无缝,把简朴的细物演绎为人间真情,做到了淋漓尽致。

  第二,她用质朴之人凝聚真情

  通读颜英的《山路弯弯》,我并没有发现字里行间跳出什么重大的历史事件,也没有发现书中人物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所及之人都是烟火之间的凡夫俗子,三姑六婆、远亲近邻、恩师亡友、童男稚女。所及之事都是晨暝之中的琐碎小事,执事理家、扶老携幼、种花养草、走亲串友。所及之物都是红尘之里的区区细物,一颗纽扣、一缕粽香、一块石头、一绺青丝。而所抒之情却是人间真情、人间大爱,有对儿时夏夜乘凉的怀想、有对母亲后花园那无尽的情思、有一缕缕飘曵的乡愁、有一个个嘻戏的笑影。

  何谓散文,它并不在乎诗一般的意境,更不在乎小说那样的故事情节,但它必须在乎文章的内部结构,在乎内部所蕴含的那种情思、那种意蕴,在乎这种情思、这种意蕴如何把全篇的内容串连起来,统领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形散而神聚”,这就是散文创作的章法。

  清人刘熙载《艺概》云:“惟能线索在手,则错综变化,为吾所施。”

  《山路弯弯》中的每一篇文章看似很散,有写杂物琐事的,有写这山那水的,有写男欢女爱的,有写老病幼弱的。不管写什么,不管写得有多杂,都用“真情”这根无形的金线把错综变化的人、事、物串连起来。

  《我给母亲缝纽扣》一文中几次提到纽扣,跨越时空的纽扣看似没有联系,但作者巧妙地用“情”这根金线将它串连,揭示了母女之间那深厚的情谊。

  在《与酒结缘》中,作者按照自己人生成长的轨迹,几次提到喝酒。由自小善喝,到长大后给老师敬酒,到喝甩碗酒,到与朋友聚餐喝酒,到“义务地成了先生的陪酒女”,到“每每出门旅行……忘不了购几筒简易的竹筒酒”,到后来爱上了文学,三五知己把酒问盏。一路喝来,说明了什么?仔细琢磨,原来酒中有友情,酒中有爱情,酒中有诗情,酒中有人情。还是离不开一个“情”字。

  可以说,颜英的《山路弯弯》很好地把握了散文“形散神聚”的特点,掌握了散文的这一章法,以质朴之人物凝聚真情而成佳构。

  第三,她用素朴之语抒写真情

  语言是文章的外衣。有的华丽眩目,有的朴素纯净,有的形象幽默,有的含蓄蕴藉。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语言风格,都必须很好地与内容相吻合。

  颜英的语言风格值得称道,朴实无华,纯净明丽。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作者真挚的情感。

  她的文章没有华丽的形容语,也没有太多的文字修饰,却把情感表达得那样细腻,那样丰富。请看《花甲母亲》的结尾:“回城的车渐行渐远,母亲的身影越来越小,我们的双眼被泪水遮住。回望母亲,她那单薄的身影依然站立在家门口,呆呆地望着汽车行驶的方向。”

  这段文字写得非常朴实,非常地道,而表达的情感又是何等厚重,何等感人。作者先用“渐行渐远”、“越来越小”这种带有幽幽情思的词语作铺垫,引出了后面“单薄的身影”、呆滞的目光。这就是人间最纯正最深情的母爱,这就是给读者留下的永远值得回味的意境。

  读了这段文字,我想了朱自清的《背影》,结合全文的布局,这是一种“大巧之朴”。

  有些语言朴实中蕴含哲理,朴实中回旋着韵味。请看下面一段文字:“山路弯弯,一头连着母亲,一头连着父亲,山路上爬涉的,永远是我们不知疲倦的脚步。”细读这段文字,让我们凝思遥想,人的一生不正是那弯弯的山路么?人的一生,不正是在阴阳的庇护中度过的么?人的一生,不正是在父爱母爱的情感交织中慢慢行进,享乐其中而不知疲倦么?那韵味又是何等地悠长。

  第四,她用纯朴之心守护真情

  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而这种情首先应该是作者自身的真情实感,作者必须用一颗纯心去发现情感,表达情感,传递情感,从而与读者的情感产生共鸣。

  晋代诗人陶渊明正是以隐士的守拙之心回归田园,写下了《归田园居五首》,表现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世情怀。

  诗圣杜甫正是以对穷苦百姓深切的同情之心写出了《三吏》、《三别》这样充满血泪的诗篇,表现了诗人的家国情怀。

  作家莫言正是发自对其母的深爱、眷恋和敬仰之心,耗费数年精力写出了一部五十余万字的长篇《丰乳肥臀》,表现了他的赤子情怀。

  颜英女士也正是以对亲朋故友的一颗爱心写下了一篇篇感人至深的文字,表达了她对人间真情关切和追求的入世情怀。

  颜英从小就在父爱、母爱的呵护下长大,就在长姐的庇护下成长,就在浓浓亲情的濡染中滋长了她一颗纯洁的心灵。

  她在《心念父亲》一文中写道:“贫穷的时候,幼小的时候,父亲陪伴着我们;而当生活安定团结、事业成功的时候,父亲却撒手人寰,离我们而去。”“我在父亲坟前长跪不起,用悲痛的心情诉说着对父亲的思念……”在《花甲母亲》中写道:“是母亲将我们含辛茹苦拉扯大……”“……于是对母亲的思念也与日俱增。”

  正是这种深深的情,浓浓的爱滋润了一颗幼小的心灵,在心灵的沃土上萌发了“爱”的嫩芽,又随着亲情的细雨春风茁壮成长,长成了“爱”的参天大树,从而守护着人间的真情。

  她爱“哑巴”爷爷,爱和她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小舅舅,爱得了老年痴呆症的伯母,爱故乡的柚子树,就连儿时用过的吹火筒她都倾注了炽烈的爱。

  写到这里,我深深地感觉到颜英的《山路弯弯》才是演绎真情、凝聚真情、抒写真情、守护真情的最好表达,才是纯朴的土家文学的真正范本。


2017年3月19日于酉贡斋


(编审:滕义 编辑:廖康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