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建生:小溪春吟

发布时间:2017-03-31 15:00: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小溪是河流,也是一个传统村落的名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这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小溪村仿佛就是这样一个坐落在恩施大山里的“世外桃源”。

  不同的是,去小溪不能像陶公那样坐船穿过桃林,而是要翻山越岭。从城区到达小溪,需要约两个小时,沿途车窗外都是连绵不断的崇山峻岭,让人对小溪充满遐想。当车进入一道山谷后,始有云雾笼罩,让周围的山峰模糊起来,似云海中的岛屿,有些仙境的味道。当大巴抵达山下的一个平坝里时,云开雾散,顿时豁然开朗,一个村庄展现在眼前,有人惊喜地喊道:“小溪到了!”

  小溪因“溪”而得名,给人水灵灵的感觉,难怪这里的姑娘俊俏,笑声银铃清脆,鸟声也充满水音。河水由高山上的清泉汇集而成,依山环绕,涓涓流淌,清澈见底,有鸭在其中嬉戏,河两岸桃红柳绿,充满诗情画意。放眼看去,小溪四面环山,地处盆地。我想,也许小溪人的祖先看中了这里的山清水秀、幽静恬淡,于是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使小溪成为巴蜀盐道上的一个重要古村落。沿着古道行走,也可以来到另外一个传统村落旧铺,两个村落互为依托,构成二官寨核心区域。

  一大片醒目的吊脚楼建筑群是小溪的文化标记,古朴而有韵味,风景也就从这里依次展开。虽然历经沧桑,岁月久远,但这里吊脚楼建筑群依然保持的比较完整,堪称一绝。雕梁画栋,楼台亭园、门院天井,建于清乾隆年间的胡家大院依稀透露出当年的气派,让人想起小溪曾经的繁荣。在一座倒塌的吊脚楼废墟上,开满了一簇簇蓝色的野花,在风中摇曳多彩的思绪,似乎在怀念远去的岁月。吊脚楼内的火炕前,抽叶子烟的老爹神情淡然,脸上密布的皱纹刻下人生的沧桑,仿佛岁月只是他回忆的缘由。茶壶里的水沸腾了,那一碗碗清澈飘香的绿茶,就是小溪朴素而诗意的生活。喝一碗新茶,似乎能品尝到小溪春天的清香和鲜嫩。

  小溪孕育了田园,也孕育了两岸山清水秀的风光。沿溪踏石而上,可以看到干鱼泉、杀虎洞、白龙潭等景观,领略神话故事里的传奇。传闻此处当年有一犀牛常出来祸害庄稼,后被一位仙人将其定在洞中,留有一鼻孔供当地民众穿行而将其拴在洞内。后来人们把犀牛出没的峡谷叫犀牛峡,其所囚禁的山洞叫犀牛洞。

  因为这个缘故,小溪被众多民俗专家所关注,各种座谈会、笔会都移到这里举办,封闭的小溪由此变得热闹起来,吊脚楼由此也融进了许多时尚的元素。如今,小溪成为著名的旅游的休闲地。城里人跑到这里看风景,也喜欢这里水灵灵的阿妹。今年的小溪,又迎来与春天约会的盛事,“赏民俗大戏,寻古寨记忆”盛家坝乡第三届乡村休闲旅游推介活动在这里浓情上演。城里的旗袍协会的美女们也赶来助兴,手撑秀伞,在油菜花盛开的田园里款款而行,溪水映照出她们阿娜多姿的身影,让风情小溪弥漫着浪漫的情调。

  春天里的小溪,遍地葱茏,绿了一弯河水,绿了人们的心情。雕花的门窗,不仅镌刻了小溪人的智慧,也印满小溪春天的精致。正是阳春三月,习习的春风扑面而来,盛开的桃花、梨花,还有油菜花,如一团团祥云,恰到好处的点缀在房前屋后和田园里,和清澈的河水,以及青黛的山峦,组成一幅富有层次感的中国传统山水画,浓烈的渲染和恬淡的流溢,相得益彰,韵味横溢。细细品味,似乎有齐白石的工笔,也有潘天寿的写意。

  蓝天白云下,鸟儿啾啾的鸣叫,比月光更加妩媚。一对山楂子,属于鹊科,追逐着春光,在天空中翩翩起舞,展示着蓝白相间的美丽羽毛。和煦的阳光中,有农人在田园里耕作,茶园里传来采茶姑娘的欢笑,风在轻轻地诉说,空气中弥漫着芬香和让人心动的一种农耕文化情调。

  河水将小溪冲击成上坝、中坝和下坝,在山区,“坝”就是小平原。小溪的每个坝都是一幅风景,茶园、油菜花、桃林将每个坝都编织成为黄、红、绿色调组成的壮丽锦缎,镶嵌在山坡上,婉约的线条如同律动的音符,在大地上奔跑吟唱,让人心旷神怡。

  走进小溪,眼睛就开始发亮。这种兴奋如同孩童见了自己喜爱的玩具,如同作家找到了创作的灵感,如同摄影家捕捉到了精彩的镜头。带着这样一种惬意,为此我漫步小溪河流的两岸,目睹花开花落,岁月沧桑。飘落的花瓣,翠鸟的猛子,在水中杨起梦的涟漪,然后消失在平静中,悄然无声。时光赋予了小溪纯朴与绵厚,翻开的新泥,萦绕着庄稼的味道,牛铃声声,炊烟冉冉,燕子呢喃,无不透出小溪山乡之韵。迷人的小溪,早已超脱了时空的樊篱,演化成历史哲学意味深长的梦江南。

  小溪的春天是那样纯净、鲜亮、宁静,拂去了喧嚣和尘埃,让人返璞归真,不经意间拥有村夫或村姑的朴实心境。漫步田园,心中萌动的种子被泥土气息包围,似乎受到暖暖的呼唤,悄然发芽,生长出一片绿茵茵的心情,慢慢融进小溪的春色里。

(编审:滕义 编辑:程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