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 文:怀念奶奶

发布时间:2018-06-05 19:05: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怀念奶奶

杨 文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六年过去了,长眠于故土的奶奶似乎很少再出现在梦中,她的音容笑貌逐渐模糊而遥远。时常忆起她,也时常忘记她,结了痂的伤口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被揭起,揭开一段段尘封的往事。

  奶奶淳朴善良、勤劳能干,却也心直口快,性子里带着点泼辣劲儿,有着农村女性特有的粗犷与温柔交织的美。她能“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也能哼着小曲,走街串巷地拉家长里短;她可以粗布麻衣不修边幅,也能够打扮时髦与时俱进;她会精打细算斤斤计较,也会慷慨解囊毫不吝啬;她泼辣、强势、护短,她不完美,也许还保留着上个世纪农村女性的愚昧保守,但我很爱她,在我眼中所有的不完美都是她性格中的可爱,我很想念她。

  许是辽阔的黄土地和淳朴的民风养成了奶奶热烈直率的性子,没接受过正规教育却口齿伶俐、能言善辩,任何场合任何事件她都能周转得游刃有余。村子里老一辈的人时常聚在一起唠嗑,有时劳作累了就拄着锄头立在田头,你一句我一句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有时专门拉上人走家串户,一聊就是好几个时辰,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奶奶爱聊天并乐此不疲。农村人情味浓厚,生活缓慢却有趣,我极爱听奶奶和同村人唠嗑,滔滔不绝的言辞散发着真诚质朴的气息,是未经污染的纯真。后来我进入了曾经无限憧憬的城市,看着这光怪陆离纸醉金迷的生活,却十分怀念童年时期与奶奶走家串户的时光。

  奶奶生不逢时,上过一年学便由于经济原因辍学,小小年纪便担负起生活的重担。她时常告诫我认真学习,切不可辜负时光,唯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她也是我人生的导师,时常嘱咐我做人一定要坚韧自信、热烈蓬勃,她用最朴实的话语教会我最真挚的道理。

  时光终究没有善待奶奶,肺癌前前后后折磨了她四年,原本丰腴的体态逐渐干瘪,圆润的脸庞日益凹陷,头发掉了人也驼了,走起路来显得弱不禁风,整个人的精气神儿像被抽空一般,整日都无精打采。手术后的奶奶精神状态似乎日益好转,我很开心总觉得她还能陪伴我很久很久,却没想到2012年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带走了最疼爱我的奶奶,再也找不回。

  那一年的新年空空荡荡,每个人都刻意不去触碰那新添的伤口,眼角的忧伤却是怎样也掩盖不了,我经常听见爸爸找不着东西的时候喊‘妈’,我时常把爷爷喊成奶奶,我总觉得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有奶奶的身影,我们拼命掩藏心底的忧伤和痛苦,却总在不经意间溃不成军。

  时光慢慢抚平我记忆中奶奶的面容,我甚至不能完整地回想起她的容貌,那一些欢乐的生活片段就像未整合的电影片段,断断续续,支离破碎,但我清楚地感觉到我很想念她,如潮水一般涌动。我的爱和想念,有增无减且不可遏制。

(值班总编:滕义 编审:程玲 编辑:李晋升)

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