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容全:走进柳池

发布时间:2018-07-03 15:29: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走进柳池

陈容全

  当置身于清江岸边的柳池村,使我真切的感受到,用青山绿水和田园风光打造的这个绿色之池是那样吸引人,那样具有魅力。

  走进柳池这个话题,还得从今年初夏的一个周日说起,周六晚上10:00,刚刚洗漱完毕,单位领导来电,要我周日协助南京一家涉硒企业和南京电视台摄制组对恩施市沙地乡的柳池村绿色生态进行现场采风、拍摄。

  按照约定,当天早上8:00,我便从住房出发,来到金山大道等候他们,8:10一辆黑色双排座越野车在我面前戛然而止,驾驶台车门迅即敞开,中座上一个戴眼睛的文雅清秀的美女将头探出车窗“陈老师好,辛苦您了!我们是南京赛银集团和南京电视台摄制组的,请您赶快上前面就坐!”“坐前面?”我顿感受宠若惊,便礼貌性的谦让,要他们中的任意一人坐到前面去,作为教书匠出身的我,怎能随便坐上前面这个位置?几经推让无果,我便惴惴不安的坐上了这个“头等仓”,享受了一番本不该享受的特殊待遇。

  风和日丽,越野车顶着太阳的光环,气宇轩昂的来到金桂大道,首先是一路慢步欣赏龙凤坝,接着提速跨入白杨態家岩、进入桥头坝、飞越南里渡、飘过鸦雀水,钻进黄广田,顺路直下,在这银白色的公路上奔驰了90分钟便到达了青山环绕、高楼林立,足不染尘的沙地集镇。

  我是第二次到沙地集镇,今年3月初我与原硒局负责人就启动该乡硒资源与生态农业地质调查和一涉硒企业老板打算在这里建一块名贵药材基地进行实地考察等事宜,与沙地乡政府主要领导进行接洽。对沙地自然风光、人文环境有所耳闻目睹,并产生了好感。

  这次,在该乡一位党委副书记的带领下,从乡政府出发,我们顺着宽阔的公路,眨眼便梭下柳池。虽然是周日,但这些乡、村主要领导干部却放弃了难得又难得的休息时间协助摄制组工作,真让人感动。

  沙地乡柳池村位于清江河畔,地处北纬30度,东京119.4度。距沙地集镇8公里,距恩施城区65公里,国土面积24.5平方公里,最高海拔900米,最低海拔300余米,平均海拔600米,属于恩施的低山地区。全村辖26个小组,人口5010人,耕地面积7650亩。

  山青水秀、天蓝地净,安居乐业是柳池的概括,也是柳池人将天赐与人为而融合出的一个美。而这个美,就是一个绿字,除了绿,还是绿,从高处的人山岭往下俯瞰是一面片绿,从低处的清江河朝上仰望仍然是一面片绿。

  森林植被丰富。柳池的万亩林海郁郁苍苍,重重叠叠。逶迤连绵的峰峦上,长满了数不胜数的各类树木,交错的枝梢频繁摇摆,像千姿百态的舞蹈身影展示在蓝天之下,重叠而颤动的树叶使云彩若即若离,若隐若现,见缝插针的太阳透过枝叶流泻下来,衬托着地面上斑驳的树影,如烟如雾,神秘莫测。那婉转的鸟鸣,翩翩的彩蝶,微风的吹拂奏响了一曲又一曲悦耳的交响乐。天然林木与人工栽植的高耸云端的刺杉、柳杉、水杉、枞树、云南松等构成了柳池丰富的森林植被,随着缓坡徐徐上升,视野所及,一片绿洲。

  田园风光秀丽。柳池的8000亩田园可谓翠色欲流、美不胜收。柳池的人民肩挑日月,手转乾坤,用勤劳的双手种出了美丽的田园风光。他们在平缓的山坡上镶嵌着一块块形状各异的嫩绿的稻秧,虽然它们的户口在这初夏时节才得以落地,但从它们蓬勃向上的气质来看,肯定又能给柳池人带来丰收的实惠;以马尔科为主导的土豆遍地丰收,硕大而金黄的块茎,撑破了盖在身上的被褥,伴随着阳光雨露的滋润,向大地散发着扑鼻的芳香;千亩白菜、萝卜郁郁葱葱,青翠欲滴;近两千亩辣椒、干豆、黄瓜、茄子等儿孙绕膝,人丁兴旺;那些葡萄、白柚,柑橘、五香桃、翠红李错落有致地分布在道路旁、田埂边,其枝头硕果磊磊,成绩斐然,恰到好处的点缀着这里美丽的田园风光。

  沙地乡境内硫铁矿、磷矿、铜矿、菊花石、煤和硒矿床等资源储量丰富,硒产业发展前景良好,是目前“军神药业唯一的硒产品基地”。而柳池村属富硒生物圈地带,石煤和硒矿资源储量雄厚,在这块土地上生长的动、植物都含硒,因此在柳池这个亭亭玉立的美女身上,不仅有丰厚的植被和绿色田园风光的外观美,更有富含硒元素的内在美。应该说,外表与内在均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美!

  长寿老人开朗。柳池土地肥沃,山清水秀,适宜居住,在这块土地上出了许多长寿老人。目前全村5010人中90岁以上的老人有20人,70岁以上老人450余人。

  在乡、村领导的引领下,我们分别拜访了上峁子组93岁高龄的老奶奶廖平爱和96岁高龄的老大爷向大先。廖平爱有6个子女,大姑娘今年74岁,最小的儿子46岁。向大先弟兄共9人,他排行第八,19岁时被国民党抓兵,关押到施南府中,因向大先已到“男婚女嫁”之龄,且结婚的大喜之日已经定下来,为了避免女方的伤心,使向大先的婚事能如期举行,其九弟自愿将八哥从施南府替换回来。老九在国民党部队服役几年后,随着部队起义投诚,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由于穷苦出身,对国民党反动派深恶痛绝,在解放战争中英勇杀敌,多次立功受奖,转业后先后担任过当时的沙地区花被乡的乡长和沙地区粮管所主任。其九弟也是长寿老人,86岁逝世。向大先老伴去世16年了,老人膝下4个儿女都不在身边,他的独立生活能力极强。

  廖平爱和向大先两位长寿老人至今都能挖土种地,锄草施肥等田间劳作,还能胜任捡柴喂猪,饲养蜜蜂和鸡鸭、洗衣做饭、打扫清洁卫生等家务活。向大先老人还喂养一匹枣红马,这匹马是他到集镇赶场,走亲访友的坐骑,他对坐骑保养得很好,饲养得膘肥肉满,打理得皮毛光滑,洁净顺眼,它身上的每个局部都搭配得那么恰当,每块肌肉都显示出那么有活力,让人感觉是那么雄壮,那么健美,因此马力很强,从他家到沙地集镇赶场,10公里路程可以一鼓作气到达,从没有抛锚,更没有发生过事故。

  老人现场为摄制组表演了骑马技术,只见老人手脚麻利的配上马鞍,一手揪住马鬃、一手攒紧缰绳,一脚踩踏马镫,轻捷如鹞的纵身一跃就跨上了马鞍,他松开鬃毛,两手各自握住一根缰绳,只见老人手抖缰绳,口里发出一声“驾”,只见那枣红马昂头挺胸,启动步履。随着老人的操作节拍,它时而大步流星,时而四蹄生风,时而悠闲漫步。老人的身姿也随着马的步履时高时低,即升即降;显示出各种不同神态,或安于磐石,稳如泰山;或身轻如燕,英姿飒爽;或信马由缰,悠然自得。

  柳池村的长寿老人其主要长寿因素是生活在富硒区,长年累月食用清淡的富硒土豆,大米、玉米、蔬菜和干鲜果,尤其喜爱包谷饭、合渣菜。如果要总结他们的长寿秘诀,那就是二十三个字:勤劳体健,膳食粗淡,不急不怨,起居有常,大度无疆心宇宽。

  清江河水碧绿。完成森林植被、田园风光和长寿老人的采访与拍摄工作后,我们来到了清江岸边,那盈盈一水,柔情依依,清波碧浪,千转百回的来到峡谷,又从峡谷中穿梭而过。河床的宽阔拐弯处,形成了碧绿的水潭,这里随时可见垂钓者,他们坐在河边,拿起鱼杆,放上鱼食,抛向那绚丽多彩的鱼群,静静的等待着自愿的上钩者。一只只水鸟停在柳树上全神贯注的紧盯水面,随时做好捕食美餐的准备。

  江水清晰见底,静静地流淌着,宛如一条碧绿的带子,江边一株株杨柳,一丛丛绿草,交相辉映。远看,蓝天白云,柳池的青山与田园,新塘的红花淌绝壁等都被逼真的反射于江面。近看,我们欣然的发现了渔翁们坚守寂寞的躬身形态和摄制组以及为摄制工作操劳的全体伙计们被汗水浸润而又兴奋的身姿。平稳的游船在江中逗留,游客们的笑声、歌声、喊山声、调侃声时不时的挥洒到清江两岸……

  农家饭菜飘香。下午3:30,我们来到“文飞农庄”吃午饭,这个农庄坐落于风景如画的清江岸边,房后青山掩映,房前地带开阔,远眺,可见红花淌石林风貌,近听,有清江的缓缓流淌声。庭院四周花草簇拥,干净舒适,雪白的房子宽敞而气派。

  文飞农庄的老板和服务员工特别客气,笑口常开,神采飞扬。待大家如同自己的亲人,筛茶、递烟、上瓜子,照顾周全。香喷喷的饭菜摆满餐桌,当你看到色、香、味、形一应俱全的满桌盛宴,不由自主的垂涎三尺。文飞农庄的饭菜味美可口,通过精心制作的佳肴,其粮食、蔬菜、合渣、炸广椒、清江鱼、土家腊猪蹄、土鸡、麻鸭以及他们自己酿制的柳池白酒都是在绿色的大地上并由自己生产的富硒绿色食品,一个“硒”字了不得,一个“绿”字不得了,让人吃得津津有味,吃得安全卫生,吃得身心健康。席间,赛银集团的企业女士说“恩施土家族以腊肉为代表的风味特别好,确实好吃。”是啊,这些原汁原味的东西吃在嘴里,嚼到的是别具一格的仙居恩施的味道;喝进肚里,品到的是“世界硒都”的浓郁之情!

  目前,在柳池村像这样的农家乐已经发展到7家。他们是一种以自然资源为依托,以游玩餐饮为主体形式的旅游产业。他们正在竭尽全力,为满足各类消费人群来农家乐游玩的同时,回味的是乐,感受舌尖上的美食给人带来味觉上的愉悦同样是一种是乐。让城市游客在接近大自然中,感悟浓厚的农家乡土气息,在这里看到的、感受到的永远都是悠然自得的慢生活。让他们玩在其中,吃在其中,乐在其中。

  傍晚的微风吹起了一阵细雨,也把我们催进汽车。这到底是和风细雨,走着走着,雨小了;走着走着,雨停了;走着走着,太阳又出来了,这余晖映红了天边的晚霞,是那么的绚烂多彩。不道珍重,不说再见,因为我们还要重逢,我们还有更多的机会看到柳池的热闹与巨变,还有更多的时日来欣赏沙地的辉煌!

(值班总编:滕义 责任编辑:程玲)

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