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海英:我的苕爸傻妈

发布时间:2018-07-12 10:11: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我妈常常评价我爸:真苕。我爸反击:你傻。

  我爸的确很苕。我生儿子后,他对我亲姐说:“她命好,生了个儿子。”问题是我姐生的是个姑娘,这么重男亲女已经很苕,还去刺激亲女儿,苕不苕?

  苕爸很喜欢旅游。去年泰国坐船,下船时,人们蜂拥而至,前面一个小孩摔倒了,他立马提起小孩放到他母亲旁。导游说,到国外,怕别人敲诈,最好莫管!他不信:那不行,那么多人下来,不踩死,也要踩伤。

  苕爸喜欢管事,家族里事务总是充“老大”。记得当年,大伯伯赶马车养5个娃,大伯母去世早,去世时,身上不足10块钱,没有棺材,爸毫不迟疑买了副棺材送大伯上山。后来堂哥堂姐结婚也是当作自己的事,他劝伯伯家的孙辈努力读书,充分利用自己当老师的关系,为他们创造条件,二伯家的儿子要调动工作,他暑假到处求人。我也不知道他做了多少事,后来和二伯家闹生分了,质问我爸:你做了什么贡献?我妈抢白爸:你含辛茹苦去照顾他们,别人认不认账?爸一笑而过:管他的,人在做,天在看。你看我们一屋子人都平平安安,都有一碗饭吃,老天没亏待我,我以后还要做好事!

  我妈不傻,街坊都说她能干。她初中毕业时,全区数学成绩第一考上高中,高中毕业教一辈子民办,每年民转公笔试成绩都不错,就是转不了正,背后的原因就不去深究了。后来政府争取了100多个名额,300多人考试,她第十名,终于如愿以偿,那年她52岁。她会理发、打毛衣、改裤子、扎棉鞋、换灯泡、修电饭煲、扛得起200斤的鸡饲料,无所不能。

  说我妈不傻,其实也有点傻。以前难得买回水果,都是分给我们吃的,她没得;屋里的钱不卖肉可以,课外书从来没少过我们的;家里穷,穿的差,但从来都干干净净的;我们读书没贷过款,都是她节约出来的;她教过书、喂过鸡、摆过摊、买过玩具,吃了一辈子的苦,老了退休了,还要种点田,不晓得享福,你说傻不傻!

  和爸一样,她也喜欢管闲事。下雨了,帮忙给邻居收衣服;下班了,帮着带邻居的孩子;自己种菜了,分给大家尝尝鲜;有一次,别人家暴,女人脸上全是刀痕,满脸是血,她陪送去医院,陪了一夜;别人下岗了,她送去几百块钱;她和爸爸吵吵闹闹过了一辈子,嘴上还在骂,心里又开始关心;真的做了很多这样的傻事。

  我小的时候,常生病,成绩差,笨得不得了,父亲不“喜欢”我。有一次,他感叹:你这么差,以后怎么混得到饭吃,担心你哦,怕我死也不敢闭眼!没想到,我后来考上了老师,后来又考上了公务员,现在至少爸不用担心我的生存问题。我想我现在的一切是不是都有父母做下好事得到的一种福报!

  至今,我们姐弟三人总在炫耀苕爸说的这段话:人做好事,只求心安,莫问回报,人在做,天在看。

总编:瞿照坤  编辑:廖康庄

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