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家庭)余兰梅:30年不变的守护

发布时间:2017-08-23 16:03: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余兰梅:30年不变的守护

记者 沈宏臣 通讯员 杨芙蓉 李童

余兰梅为丈夫的关节患处擦拭碘伏。

余兰梅服侍丈夫起床。

背着丈夫晒晒太阳,看看自家养的十几桶蜜蜂。

  一台漂亮的小车,一套宽敞的洋房,一份稳定的工作,幸福,对每个人而言,都有不同定义。对余兰梅而言,一家人团结和睦,平平安安就是幸福。

  余兰梅,恩施市屯堡乡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她勤劳、善良,乐观、向上,当厄运降临,她选择了坚强。她照顾患病丈夫,抚养两个女儿,独自撑起这个家,用30多年的坚守诠释着对家的责任。

  

  在亲戚眼里,余兰梅是个“傻姑娘”,在邻居眼里,余兰梅是个“傻妹子”。但在丈夫和女儿眼里,余兰梅是个好妻子,好妈妈。

  30多年前,出生于恩施市龙凤镇龙马村的余兰梅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家住屯堡乡大树垭村大山顶上的谭兴寿。婚后第二年,谭兴寿手脚关节开始红肿,病情逐渐恶化。

  病发时,身体各处关节疼痛、抽筋,不能入眠。病情严重的时候,不能正常走路,只能终日卧床休息,生活不能自理,对于余兰梅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

  但是余兰梅没有因此退缩,反而变得更加坚强。春耕时节,已有身孕的余兰梅像村里的汉子一样用牛耕地、插秧,独自耕种家里的六亩多地,打理20多棵果树。

  每天,天刚朦朦亮,余兰梅就要起床,趁着孩子们还睡着,她就开始干农活。听到孩子的哭声就赶回家,给两个孩子穿衣、洗脸,做早饭。把孩子们忙完后,余兰梅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丈夫,穿衣、洗脸、喂饭、上厕所,等余兰梅把丈夫伺候完了,又开始忙地里的农活。

  看着别人家的油茶地修理得整整齐齐的,自己家里的油茶无人打理,好强的余兰梅借了茶剪,拖着重重的茶剪一遍一遍地修剪茶树,等忙完了回到家,双手痛得吃饭夹菜都成问题。

  “不怕命里犯‘八辈’,只要人勤快。就是再苦再累,也要坚持下去!”除了照顾丈夫、小孩,余兰梅还要伺候8个猪儿,30几只鸡,刚结婚的那几年,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从早忙到晚,即使很累很累,她依然努力坚持着。

  每次丈夫病发时,是余兰梅最难熬的几个月。扶丈夫起床、帮他洗脸,扶他上卫生间,给他喂饭喂水,背他晒太阳……背进背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背就是30多年。

  

  等到两个女儿上小学了,原本以为情况会有所好转,但事实上生活并没有变得轻松。两个孩子上学的学费又成了余兰梅的一块心病。

  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余兰梅只能没日没夜的干活,玉米、红薯、土豆、稻谷、茶叶,只要能变成钱的东西,除了留一些家人吃用,其他的全部变卖。

  余兰梅家屯堡集镇很远,原来交通不方便,背着粮食从家到集镇,往返一趟要六七个小时,只要能让孩子安心上学,余兰梅不觉得辛苦。

  余兰梅说,她这辈子对两个女儿有亏欠,只让她们读完小学就辍学了,也没钱学手艺。但是,乡邻都知道,为了把孩子们拉扯大,照顾常年患病的丈夫,余兰梅吃尽了苦头。

  起早贪黑,家里家外全耐余兰梅一人操持,看不到尽头的艰难生活,她也曾想要一走了之,但是她常常鼓励自己,即使有再大的困难也要咬牙挺过去。

  “只有这个命,那就要认命。”余兰梅说,命运将他们夫妇绑在一起,她要认命,要好好对待自己的丈夫和两个女儿,好好的经营这个家。

  “要是我走了,谁来照顾他?”丈夫的病情时好时坏,几度在生死边缘挣扎。只要听到周围人说哪里有偏方能治丈夫的病,余兰梅都会放下手头的活儿,不管多远都会请医生来家里给丈夫治病。直到现在,余兰梅依然没有放弃给丈夫治病。

  

  2010年,余兰梅的两个女儿都各自有了家,看着女儿们有了着落,她觉得这么多年苦没有白吃,照顾患病的丈夫也成了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受经济条件的限制,虽然余兰梅没有条件带丈夫去外面的医院治疗,但是余兰梅一直为丈夫的病寻医问药,他们夫妇成了村卫生室、乡卫生院的常客。

  最近几年,因为余兰梅的精心照顾,丈夫的发病的次数和时间都比原来少了,现在,身体状态好的时候,可以自己吃饭、上厕所,独立行走,还可以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这让余兰梅非常欣慰。

  家庭的负担没那么重了,余兰梅夫妇的幸福也悄然而至。前几年,经村民选举,余兰梅成为村委会成员,负责计生和妇联工作,每个月都有稳定的收入。

  余兰梅在村委会上班,步行要2个多小时,两个女儿心疼母亲,凑了几千块钱给她买了一辆小三轮车,余兰梅上班下班不再那么辛苦。

  余兰梅的勤快和善良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村民们都说,在别人面前,余兰梅总是笑脸相迎,从不将生活的艰辛表露出来,包括自己的丈夫在内。

  有的时候真的太苦太累了,就悄悄地躲起来,哭上一会儿,然后抹干眼泪,继续生活。“没有她,我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说起妻子30多年的坚守,腼腆的丈夫望着妻子笑了。

  “照顾丈夫,是我做妻子的本分!”余兰梅多年无悔地照顾丈夫,满手的老茧、过早爬上额头的皱纹早已说明了一切苦与累。

(值班总编:滕义 编审:廖康庄 实习编辑:向艳芳)

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